《大约在冬季》电影观后感以及影评5篇【最新】

发布时间:2020-11-18 17:36:25
作者:新明

《大约在冬季》是由王维明执导,黄志明监制,饶雪漫编剧,马思纯、霍建华领衔主演,魏大勋、张瑶、林柏宏、文淇主演,齐秦特别出演的爱情电影 。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《大约在冬季》

,希望能帮到大家!

马思纯把手机狠狠地摔在结冰的湖面上,并大声喊到:“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”。一旁的魏大勋呆呆地问道:“我算新的还是旧的?”

这个问题恐怕马思纯自己也想不明白,魏大勋是自己的北师大同学,也是自己老师的儿子,简直可以说是马思纯的男闺蜜,见面至少有300次吧,但霍建华只和马思纯见了3次就开始动手动脚了。这事都怪齐秦,大冷的天在工体开什么演唱会,马思纯也是的,你没票你跑过来干吗?霍建华也作怪,你票给谁不行非要给马思纯。

大冷的天,这么好的一个暖男魏大勋,吻戏床戏他都没戏,还要负责搞笑。最后好不容易娶到了心仪的女子,却匆匆得癌症杆屁了。因此魏大勋不论路演来到大里,同情就跟到那里,甚至还有影迷打出了“同情魏大勋”的条幅。

魏大勋是谢娜的徒弟,谢娜收他为徒肯定也是因为他的暖,他可以不顾及自己的身份,给谢娜提包拿行李,像个跟屁虫。在《小小的愿望》中,他为了同窗好友能体面地和自己的愿望女神见面,把自己新买的运动鞋剪乱穿在好友肿成皮球的脚上。

魏大勋的暖与生俱来,在这个寒冷的冬季,如果没有魏大勋,有多少人能冒着寒风走进电影院?

20xx年前齐秦在工体的演唱会,让两位素不相识的粉丝,经历了激荡起伏伤心欲绝的爱情,而她们的爱情越浪漫,魏大勋受的伤害就越深刻。

魏大勋,你还好吧,抽空一起喝一杯,给你也暖一暖。

我一直不追星,无论是影星还是歌星,不迷,不恋。但是,这不妨碍我喜欢他们的作品。就像齐秦,一首《大约在冬季》让我听了很多年。

而我没有想到的是,有一个人会用这首歌作为小说的名字,并且在这个初冬隆重推出改编后的电影。

因为这个名字,我在电影上映的第一天就抢了票去看。那时,电影院里没有人,可以说是我一个人的包场。可能,观众还不知道有这么个电影。也或者,他们还没有时间来观看。所以,影院里很安静,安静得只有我的呼吸和屏幕上发出来的声音。

电影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,也不算曲折。两条线并行,上一代和下一代的爱情同时展开。作为同是写作者,对于这样的情节都是可以想像的。但是爱情本身的意义,对于人的情感来说,终究都是需要共鸣的。

霍建华扮演的齐啸,帅气,沉稳,孝顺;马思纯扮演的安然漂亮,有才又倔强。无疑,演员的组合是有可看性的。而对于我来说,更喜欢马思纯扮演的安然要多一些。

也许是,这个人物她演活了;也许是,剧本中的台词还能有那么几句打动我的心。在影片里面,面对齐啸,安然说了这样一句:此心安处是我家。

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他的《种桃杏》中写道:无论海角与天涯,大抵心安即是家。那时白居易因事被贬在外,远离京城。他怀念京都,怀念亲人,却又自我安慰,说只要心能安定,在哪里都是家。这是诗人的一个豁达的心态。

之后,苏轼在他的《定风波》中引用了白居易的这句话:试问岭南应不好?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和白居易一样的遭遇,苏轼也是因为正直而被贬岭南。岭南距离京城更远,好在苏轼也有一颗豁达大度的心,能够经常自我调节。所以,他说“这使我安心的地方,就是

”。

心安,安心,都是指心能安定的地方。而安然引用了这句话,是告诉齐啸:只有和你在一起,我的心才能够安定下来。这是一个女人最直接,最热烈又最浪费的表白。

可是,终究,齐啸也不是安然心安的归宿。一次又一次的伤害,让安然的心支离破碎。然而,她选择了坚强,选择了现实,选择了妥协。即使嫁给于枫,她的心仍然漂泊,仍然无所归依。

一个女人的初恋,是最难忘的,也是最伤筋动骨的。齐啸就像一个烫红的烙印,烙进了安然的骨髓里,让她在近20xx年的时间里都无法释怀。

20xx年,一个人的人生有多少个20xx年?而一颗心,要漂泊无定,要无所归依这么多年,是多么痛的印记!

安然曾看着那些拍婚纱照的老夫妻说:能够相爱相守五十年,该是多么深的缘分啊!

女人,总是渴望爱人和被爱,总是渴望和相爱的人永远厮守在一起。而现实,却往往会让人失望。女人也会因为现实而失去信心,失去笑容,失去对生活的激情。就像安然,选择嫁给于枫,却也从此封锁了她热情的天性和美丽的笑颜。

如果不是女儿小念无意间与齐啸的儿子刘一天相遇,我想,安然和刘啸会这样从此各自安好吧,哪怕彼此的心仍在漂泊,也不会再有寻觅之意了。

爱过,痛过,伤过,女人的心不易缝补。特别是像安然那样独立有个性的女子,更不会随便去乞求一份不属于她的感情。就如她对齐啸说的:“今天你要出了这个门,我们之间就到此为止!”

决绝的女人总是美丽的。因为能有这样决绝的性格,她就会有让自己重生的能力。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,即使女人可以为爱情去做任何事,但不包括失去自己。就像安然自己说,她感谢齐啸,因为他,她才变成更好的自己。

是的,即使心没有归处,也不妨碍她努力向上攀爬的姿态。她毅然放弃铁饭碗,去做一份没有安定感的主持人工作。但她仍然做到了,让自己成为更好。

相比之安然,齐啸更像从高台上跌落。他放弃自己的事业,只为尽孝。人到中年,摄影只成了一个爱好。他独自抚养儿子,把对安然的爱和愧疚深埋在心底,历为他知道,这一生,他欠这个女人太多!

又是一场齐秦的演唱会。距离上一场俩人的相识整整20xx年!影片的最后,齐啸手捧鲜花站在出口,安然却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20xx年,安然的心能够归位吗?即使俩人能够再续前缘,可是那已经破碎了20xx年的心,还能刀过水无痕吗?

《大约在冬季》是由王维明执导,黄志明监制,饶雪漫编剧,马思纯、霍建华领衔主演,魏大勋、张瑶、林柏宏、文淇主演,齐秦特别出演的爱情电影 。

该片讲述的是北师大才女安然(马思纯饰)与台湾男生齐啸(霍建华饰)跨越30年时光爱情中的遗憾与美好 。

《大约在冬季》是齐秦写给王祖贤的真实情感,是红极一时的歌曲。就算是才子巨星,也躲不开分分合合的感情,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
这部电影《大约在冬季》,便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。男女主角相识相恋,却被迫分离,因为误会分分合合,抱恨终身。

电影以齐秦的歌曲为名,也贯穿了两场演唱会。是因为这是男女主角相遇的线索,也是结局时的彩蛋。两个人离别又错过,最终又被下一代揭起往事。

北师大的才女安然(马思纯饰)是齐秦的歌迷,在91年的齐秦北京演唱会上,偶遇了来自台湾的齐啸(霍建华饰),一起看完演唱会的两人从相知到相识,从相识到相爱,从相爱到别离,从别离到重逢,多年的纠葛见证了两人的成长,也奠定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
霍建华演一个台北男人,摄影才子。

用自己的摄影技术,在大陆做一番事业。

无奈家中变故太多,父亲瘫痪中风,以及催婚的压力,和不成器的哥哥拖累,只好在两地徘徊。最终认命地回到台湾,和旧情人勉强结婚。可惜二人始终不合适,也只落得离婚,丧父的落寞结局。

霍建华扮演的齐啸这个角色,恰到好处。不吹不捧,这样的角色,这样的感情戏,就和他的个人气场很适合。犹豫,忧虑,隐隐的担当,以及言情男主的颜值和气质,算是小惊喜吧。

而马思纯也还是进入擅长的女性成长角色。安然从懵懂的,追星的大学少女,不服输的留在北京,拼命打拼。到与齐啸相识,相爱,到最后说出为了爱我不在乎,我可以抛开一切的女性情感面,一个敢爱敢恨的角色跃然而出,非常到位地完成了任务。

印象最深的是机场分离的一场戏,安然说出你如果离开我们就不再相见,然后不舍得分手,潇洒的转身,却忍不住热泪盈眶的镜头,很难不让人想到自己的分手。

从马思纯拿到金马影后开始就对她路转粉,这部电影中她的哭戏一如既往打动我,比较惊喜的地方在于从大学生到初入职场再到资深主持人,她居然都架住了。每个阶段的情绪和气质都演绎得不错,看得出来演员对剧本有认真琢磨,而不是换个造型让人出戏。

其次就是小演员文淇,演技自不必说,文淇的脸上有种不同于同龄女孩的倔强,俗称故事感,在大银幕中非常亮眼,这个角色也十分适合她,在这部中饰演女主的女儿,也是贯穿引导整个故事的关键人物。

我觉得电影呈现的就是时间带来的变化,人都是会成长的,三十岁以后的人去看齐啸,其实能理解他的选择,但二十岁左右的人去看他,则带着一些不解和抱怨,抱怨他怎么能舍下今生挚爱去组建一个最终分离的家庭。等到安然逐渐成长,她也能够理解,成年人的爱里就是会多一些克制和理性。许多感情无关对错,只是缘浅情深罢了。

《大约在冬季》,是一部很适合在冬天看的电影,它让我们看到爱情的多种样貌,也让我们学会如何去爱。

每到冬天,我们都需要一些东西聊以慰藉我们的心,今年,这部电影早早的出现了,那就是《大约在冬季》。

电影《大约在冬季》由王维明导演、饶雪漫编剧、李屏宾担任摄影指导,更是特别邀请金曲《大约在冬季》原词曲演唱者齐秦任艺术总监,强大的金牌制作阵容为影片品质夯实了基础。马思纯饰演的女主人公安然,是一个北师大的才女,常常带着灿烂的笑容,看上去给人的感觉是那样快乐且热烈。霍建华饰演的男主人公齐啸,是从台北到北京开办照相馆的摄影师,他性格温吞柔和,给人的感觉如寒冷冬日里的一道阳光。

两人的第一次相遇是在齐秦那场极具轰动效应的“1991北京狂飙演唱会”演唱会上,那个疯狂热烈的安然大胆的挥舞着手中的围巾,站在演唱会的座位上,用力的嘶吼着,哭泣着。而那个被他打动的男人,齐啸,则在黑暗处用自己的相机,记录这个女孩最自由快乐的时刻。那一瞬,近乎一见钟情的爱的种子开始萌芽。

很多年后,安然读到齐啸写给她的信:“一直记得九一年,在齐秦的演唱会,你跳到椅子上,挥舞着围巾的那一刻。那时候我就在想,这样的女孩一旦爱起来,该有多么的热烈。”齐啸与安然相遇后,尽管安然一直在等待照片的到来而却没有等到。可是机缘巧合下,齐啸再次与安然碰面。齐啸还带着安然来到了自己所开的影楼。在里面,安然看到了齐啸挂在影楼墙上的有关安然的照片。

故事发展到了后来,齐啸碰到了些家庭、事业等变故。他在回家乡的时候,托人将一个手提电话赠送给安然。那刻,他还告知安然,通过手提电话联系会比较方便和容易些。电影《大约在冬季》,就是一部在故事结局状态以追忆进行呈现的影片作品。它通过爱情双方的情感追忆和距离展示,勾勒和描绘了那份真正的爱情。

齐啸与安然,经历了爱情长跑中的许多波折。他们的感情,分分合合、有聚有散。可是,他们是彼此真心相爱的。所以,关于他们的爱情故事,被他们各自的孩子所发现。后来,便有了齐一天和于小念分别拿着20xx年演唱会的门票送到他们父母手上的事件。

齐啸的温顺体贴与安然的热烈勇敢互补的恰到好处,可偏偏就是齐啸的温顺,优柔寡断,不够狠心,断不干净与前女友的联系,狠不下心不照顾中风的父亲,他选择了离开那个爱他如生命的安然,回到台北照料他一地鸡毛的家庭。

不知是不是因为相遇的旋律太过伤感,他们的故事也总带着宿命般的无奈。安然期待着一封不确定的来信,齐啸却仿佛从她的世界蒸发。再次重逢怦然心动两情相悦,齐啸却不得不离去。

虽然他笑着约定着归期“大约在冬季”,可齐啸就像当初那封不确定的来信,在安然的世界再次蒸发。一个不得不走,一个只能等待。这是一段在冬季发生的爱情,我们以为安然与齐啸年轻的热情可以融化冰雪迎来春天,却发现他们的爱情被困在了冬季。心动的喜悦、别离的伤感、所有的思念都在冬季一次又一次迸发。

据说,《大约在冬季》,是齐秦写给当时的女友王祖贤的。那时,他们一个在台湾唱歌,一个在香港拍戏,但感情却浓到化不开的地步。“你问我何时归故里,我也轻声地问自己”,不知怎么的,每当齐秦唱到这一句时,总会有一副画面浮现在眼前。有时,是他们的,有时,是自己的。

而电影中如此多次的响起齐秦的温柔嗓音,“不是在此时,不知在何时,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”,似乎也为故事早早写下了结局。

《大约在冬季》营造的旧时光,将观众拉回了独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。安然与齐啸的相遇相爱很浪漫,带着些罗曼蒂克的味道,可地域间隔与家庭问题偏偏横亘在两人之间。相爱不能相守,让人觉得无奈又心痛。即使是今天,异地恋也仍会给人深深的无力感,在需要彼此时却连拥抱都不能给予对方。安然则是连主动的机会都没有,她一次又一次被动得等着齐啸,这段感情也从彼此温暖变得伤痕累累。

就像张爱玲说过的:“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。但她心里是欢喜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”

这部电影献给所有为爱执着努力过的你,也愿那些爱过追寻过的回忆,成为我们记忆里最温暖的回忆。用力爱过,就好。

对《大约在冬季》最初没有太高期待,齐秦的同名歌曲经典隽永、耳熟能详,但以一首歌为出发点能有多大的格局和动人的故事呢?可能就是一部老套的爱情片吧!

没想到电影充满惊喜和意外,剧情方面,将30年的时光浓缩到一部电影中,故事扎实、有分量;表演方面,马思纯和霍建华挑战30年时间跨度,每一个阶段都可圈可点。两个多小时仿佛走完半生,《大约在冬季》为观众造了一个短暂而又漫长的梦。

爱情决定命运?

1991年的齐秦演唱会上,马思纯饰演的北师大女生安然和来自台北的摄影师齐啸(霍建华饰)因一张门票相识,几年后两人再度重逢随即陷入热恋。然而因为各种原因,他们始终没能在一起。20xx年后,齐秦的演唱会再次给他们创造了在一起的机会,他们会如何选择呢?

近30年跨度的剧情,使得《大约在冬季》里展现的爱情不止是校园里的你侬我侬,也并非纯粹浪漫、美好的冬季恋歌。相反,整个故事的铺陈,人物命运的起伏转折非常写实,电影里的爱情和家庭、事业、现实捆绑在一起,变得有重量、有温度,值得讨论且能够引起共鸣。

每一个角色都有鲜明的个性和不同的爱情观。女主角安然始终坚守爱的忠贞度和高洁度,她一直等到齐啸弃她而去才最终和于枫结婚;齐啸多情又软弱,在自己的困境面前爱情变得不堪一击,孤独和求而不得让齐啸成了电影里最悲剧的角色;

魏大勋饰演的于枫一直付出不求回报,他对安然的爱是摆脱世俗的,没有任何功利性,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;安然的闺蜜孙瑶瑶是最理性的一个角色,在她的眼里爱情是事业的附属品,所以毕业后她的事业发展的最快。

当年在北师大建立缘分的这些人,不同的爱情观让他们从一条起跑线出发,却有了各自不同的命运,让我很有感触。我们常说,人生很长但重要的选择就那么几步,这几步里有考什么学校、选什么专业、毕业后从事什么工作,以及和什么人谈恋爱、结婚。人生无法重来,数年后当我们停下来回望,才知道当初的选择是对是错。比如电影里的齐啸,他一次次的辜负安然,任由她难过、被欺负,却还是决绝地离去,当他20xx年后站在工体的后台,等着和安然重聚,此时他应该很后悔当初没有鼓起勇气和安然在一起吧!

安然是爱情傻瓜吗?

安然是最让人心疼的角色,她爱的热烈,和齐啸第一次见面后就一直期待收到他的信,重遇时从她的眼里已经看到了爱意。两个人相处之后安然知道齐啸就是她想嫁的那个人,不论碰到怎样的挫折和变故,哪怕当她事业有成,到台湾和齐啸再次相遇,她依然愿意嫁给这个已经有了两岁孩子的男人,而此时的齐啸,已经被生活碾压的丧失了朝气,眼神里也不再有光彩。然而让人意外的是,即便是这样,她最终并没能挽回齐啸,自己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付诸流水,她爱的好傻。

但我觉得安然不是陷在爱情里的傻瓜,她对爱的坚持是个性使然,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也不相信自己看错人。这样的个性,让她没有票也要去工体门口碰运气,她一定要去看齐秦的演唱会,也相信自己能有办法进去;毕业到报社工作,终于能能留在北京,但是最终却决定放弃这个铁饭碗,去做节目主持,也是因为她知道想要的是什么,不惜放弃别人艳羡的工作从头开始。对待爱情也是这样,她知道齐啸就是自己想嫁的那个人,所以就努力争取,尽管最后结果不尽人意但至少自己爱过,嫁给于枫说明她对这个男人彻底死心,要比将来自己后悔和遗憾更好。

所以,安然对齐啸的爱并非无脑和盲目,充满曲折的爱情里,两个人其实都保持理性,齐啸为了父亲放弃安然,和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,这是他的选择;而安然呢,如果她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放弃主持工作留在台北,肯定就没有后面事业上的成功。

演员表现出色

《大约在冬季》扎实的剧本让演员们充分入戏,从而有出色的表现。特别是马思纯,她在《七月与安生》里迸发出了巨大的能量,本来这次对她的期待就很高。没想到安然是个难度系数更高的角色。

影片中她和霍建华的对手戏很多,不同的感情阶段要有相应的情绪反馈,每一次变化马思纯都抓的很准。

比如第一场演唱会的戏,她处在看演唱会的兴奋和喜悦中,直到分别留下地址,都还没有平复过来,此时的马思纯是单纯、快乐的安然。但到了两个人第二次相遇,原本活泼的安然发现齐啸坐在院子里,马上就变得羞涩且手足无措起来,到了这里已经能看出来,她已经爱上齐啸了,她连抠手的小细节都拿捏的非常到位。

第二点,是近30年的时间跨度,不换演员、不用特效化妆,对演员是非常大的挑战。从青年演到老年,靠造型不算本事,马思纯让观众看到的是由内而外的不同,并且是有层次感的变化。1991年的齐秦演唱会上,安然是个忘我的疯丫头,她有天真、清澈的眼神;和闺蜜瑶瑶开始做节目时,她已经毕业在职场打拼了一段时间,卡拉OK那场戏,她成熟稳重,但还是能找到一点年轻人的任性和拼劲;事业有成,台北和齐啸重遇,此时的安然有了成熟女人的风韵,在台上有了知名主持人的气场,只有对角色的充分理解才能把气质彰显的如此到位。

齐一天和小念的那条主线,是对这段时间跨度30年爱情的总结和回顾,让我们试着用上帝视角去审视安然和齐啸,他们错了吗?后悔吗?如果换成是自己会怎么做?爱情不是严谨的数学方程式,每个人的感情经历不尽相同,《大约在冬季》给补了观众精准的答案,给出的是“解题”的方法,看似不完美的爱情,或许是最完美的结局,它让安然取得了事业上的成功,让没有和爱的人携手到老的齐啸始终对这份爱怀有憧憬和期许。这份未知和遗憾正是爱情的魅力所在吧!

在寒冷的冬季里,《看大约在冬季》能让人心头一暖,也能让我们更加珍惜身边人,找到一起走下去的勇气。

电影 马思纯 魏大勋


辰富
2020-11-27

竞选班干部演讲稿400字

浩轩
2020-11-24

你是我的唯一的作文

锐天
2020-11-18

孝顺父母作文20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