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草原上的夏洛克观后感范文4篇

发布时间:2020-07-01 07:15:18
作者:志泽

土酷荒诞喜剧电影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即将于11月29日全国上映,该片由知名青年导演饶晓志监制、新人导演徐磊编剧并执导,曾获今年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提名奖、最佳电影文本大奖,小编整理了电影草原上的夏洛克

范文4篇,希望能帮助到您。

土酷荒诞喜剧电影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即将于11月29日全国上映,该片由知名青年导演饶晓志监制、新人导演徐磊编剧并执导,曾获今年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提名奖、最佳电影文本大奖,过硬的口碑与质量早已圈粉众多。近日,影片于北京举行的多场“以小见大——以小人物见大时代”主题深度对谈活动十分瞩目。

在11月22日举行的三场对谈活动中,著名导演宁浩、青年演员李梦、影评人沙丹分别进行了“用黑色幽默解构严肃现实”、“最真挚的友情是什么模样”、“从未见过的类型电影”等三场主题交流,从三个不同角度与徐磊导演进行了关于影片的深入沟通。

宁浩导演对电影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给予了高度评价,称“导演徐磊有自己的腔调、影片最有趣味的地方正在于此,它朴素却高级,是一部难得一见的片子。”;李梦也在现场分享了对影片中三位大爷友情的看法,表示“就算失去了一切,他们也不是失败的,因为他们身边有彼此。这种情感上的力量非常打动我。”;沙丹在现场同样不吝美言地称赞影片:“这是一部从未见过的类型电影。”

由饶晓志监制,新人导演徐磊执导的荒诞喜剧电影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正式曝光终极海报,电影中的主角“大爷们”深陷线索迷潭中。黑白的笔触下,绝尘而去的汽车、被撞飞的草帽、洒落在一旁的钞票,使整个案件的走向扑朔迷离。值得一提的是,影片于上周在北京举行“以小见大——以小人物见大时代”主题对谈活动,鬼才导演宁浩、文艺女神李梦、资深影评人沙丹、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、著名媒体人洪晃、知名主持人王屹芝、喜剧演员杨迪、脱口秀演员张博洋等大咖均到场力挺——“用黑色幽默解构严肃现实是一种高级的电影叙事手法”、“这部影片让我看到了最真挚的友情的模样”、“开创了中国从未有过的电影类型”等赞美之声层出不穷。而究竟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有何魔力使人深陷其中?电影中的两位乡村侦探的探案冒险之旅又能否成功?让我们11月29日,拭目以待。目前,影片预售已全面开启,多个城市的点映活动也已同时启动。

电影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讲述了超英翻盖新房,占义、树河前来帮忙,没想到树河却因意外车祸入院,司机肇事逃逸,超英和占义化身“平原侦探”,踏上了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荒诞追凶之旅的故事。在今日曝光的终极海报中,肇事逃逸案件的线索被显露出一二。超英、占义二人神情迷惘盯住黑板,细碎的字画间,投射出一段错综复杂的冒险探案之旅。而在黑白的画面中,一抹红色片名字脱颖而出,两种颜色形成了强烈的化学反应,为海报增添了一丝与众不同的柔软气质,同时仿佛在暗示着观众——正是因为有了这道正义的色彩,才让这个暗色的世界显得愈加浪漫动人。

影片自定档至路演引来已引起广大影迷的强烈期待,“这或许就是中国式的罗曼蒂克!”、“年底贺岁档的一股清流”、“黑色幽默中夹杂着对社会的反思,这部宝藏电影我pick了。”电影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以轻松俏皮的叙事笔调勾勒出乡村与城市之间宏大的隔阂,用浪漫动人的基调剖开了中国的一处现实缩影,在这个物欲并行的浮华时代,导演徐磊将镜头对准这群小人物,让观众在这场荒诞冒险收获快乐的同时,感受到最温暖的人性之美。

一位农民在替朋友去集市买菜的路上被车撞了,躺在医院昏迷不醒。他的亲戚打算不报警,因为可以负全责的肇事者很难寻找,而谎称是农民自己不小心出的事故,就可以走新农村合作医疗,报销70%的医药费。被撞农民的两个老哥们心有不甘,决定自己找到肇事者,他们开着电动三轮在城乡之间穿梭。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朴实的故事,而所谓的“夏洛克”,其实是柯南·道尔笔下的侦探夏洛克·福尔摩斯。与那位足智多谋、西装革履的大侦探对照,眼下奔走在华北平原的两位老农民,就仿佛来自另一个倒退了几个世纪的时空。

他们的破案技巧令人难以置信,甚至运用迷信寻觅肇事者所处的方位。我问徐磊“如何看待农民破案请神婆的局限性”。他反驳道“不相信神秘主义,就是你的局限性”。关于神秘主义,中国的教育是让我们祛魅的。在当下社会,我们总是用既有的观念与超前的意识,去看待尚不理解却自有一套逻辑的事物。徐磊的做法是为我们增魅。神灵与凡人,前世与今生可以沟通,是乡野千百年来一种原始而富有灵性的生活哲学。它们之间的勾连,或许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对话,但是却代表了对未知恐惧的祛除,体现着终极关怀的维度。近年来中国农村题材电影《心迷宫》、《北方一片苍茫》、《吾神》、《hello 树先生》、《中邪》多少都反映了这一维度。与此同时,它们也或多或少地呈现出同一种风格,魔幻、荒诞、夸张。

从这几部电影,我们可以看到当下农村生活的情感样式、社会诉求、人际关系、生存逻辑等等,仍与1947年费孝通所著《乡土中国》的描述有着顽强的相似性。而乡土之外的社会却在一刻不停地飞速发展着,城市文明正在横切进乡村。在富强梦与衣锦还乡之间,在集镇的熙攘与农村的沉默之间,有什么东西正在生长。城市居民对它们不熟悉,也就解读成了魔幻、荒诞、夸张。可是对于生活在乡土社会的人而言,这不过就是眼前的生活,是现实主义。徐磊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些现象,也有意识地编排进了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。“拼贴的荒诞感无处不在。这些东西就在那里,比如你常常能看见老农民在田头解手,背后是迪丽热巴的大广告。还有人们车上同时挂着的十字架和佛像,信仰无比混乱。”

徐磊虽用城市的好奇眼光来书写乡村,但他毕竟是农民子弟,对父老乡亲脾性的理解不同于生在城市的知识阶层。20xx年安徽碧山村启动了碧山计划,一群艺术家、作家、诗人跑到乡村扬言重建,但是过于智性的艺术交流建立的并非是有效的对话。碧山计划不但没有给村民带来什么启蒙,还被诟病“文化殖民主义”。反观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,则反其道而行之,它彻底脱离了知识分子的高端趣味,带着浓浓的乡野土味,冲击着虚伪的现代文明。

它的“野”,对于受过文明教化的城市观众来说,竟有些粗俗。比如对话的编排偶有不堪:“我家的狗怀了崽子,原来是你家的狗日的”,“ 我老了,弄不进去了”。又或者,那个自带喜感的呆萌农民占义,他在城市里随地吐痰被罚款,转头又忘记,嘴里含着一口痰不知道吐向哪里,最后干脆抹在了身上。这一幕不但狂野,甚至有点恶心。不禁好奇,这些段落仅仅是为了制造廉价的喜感吗?徐磊为什么要拍得那么野,在粗鄙上做文章?

我在“土味”里似乎找到了答案。自打城市建设以来,农村就成为“土”的代名词,城市人瞧不起农村人,甚至连农村人自己都以农村为耻。“土气”成了一个充满了否定的贬义词。但是恰恰是这些农民性情中的鄙俗,在城市文明不许随地吐痰、不许私闯民宅等等的表象“礼俗”对比之下,凸显出一个个讲究忠义道德的形象。全片高潮段落,超英戴着草帽,骑着骏马,经过没有人的街道。几片树叶作为前景,一个英姿飒爽的掠影打马经过,让人联想起古代的侠客。

再来谈谈“土”的意味。沉默卑微的田野地面滋养着世代的农民,“土”也因此成为庶民的生活姿态。不管发生什么,他们也不愿忘却土地。影片里,被撞农民树河梦见炎炎夏日的浮瓜沉李,一着急在医院苏醒了。哥仨从医院驾着突突的电动三轮回家,路上树河一直牵挂着在医院躺了这么多天,地浇了没有。这个情节源于徐磊的亲身经历,“我姥爷去世之前,我们把他从医院接回来。他的病情是只要回了家,可能就再也出不来门了。我们问他最后想去哪,他说想去地里看看。我们就开车直接到地里,算是作为他对世界的告别。”

采访当天下午,在徐磊所住的小区门口,蹲着几个穿着橘色环保马甲的工人。他们饶有兴致地在一小块被水泥围起来的土面前捣鼓植物。这一幕让我想起徐磊的话“对土地和种植的热爱,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东西”。

张村,地处华北平原,是河北深州下的一个小村落。徐磊的祖辈都是农民。当被问道“您选择拍摄农村题材,是否出于对生于斯,长于斯的土地相当熟知”时,徐磊否认了我的预设。“我小学之前在北京长大,初高中回老家走读,大学在石家庄,毕业后一直在北京”。他对张村的记忆只停留在捉知了、捕青蛙的童年时期,对乡土人情、人际关系、价值理念完全不了解。“我是抱着好奇心开始的,和你一样,也是从旁观者的角度进行观察”。

张村距离北京250多公里,不算远,徐磊闲着没事就回家。常常上午在繁华的国贸附近咖啡馆与人谈事,下午就行走在尘土飞扬的河北农村。他用两个比喻形容在城乡之间切换的疏离感:“北京的生活像偶像剧的世界,回到农村就身处在一个5D全息纪实美学的时代。又好比你一个演员,上午在演琼瑶剧,下午去演小武,能适应吗?”

在路遥的小说《平凡的世界》里,兄弟俩也在城市和乡村之间来回奔波。格非将这种境遇称为“互相关照”。在城里,用农村的眼光看待城市,回村后,又用城市的价值观打量乡村。“用农村的眼光来看,就觉得我在北京挺苦的,天天吃不上饭,饥一顿饱一顿。同样,我也不明白村民们。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累,自己生病了,还去给别家帮忙出殡、张罗结婚。我们现在的观念都是为自己活着,他们怎么这么好面子。我看他们,就觉得他们生活得很累很落后,很想去了解背后是什么支撑着他们的行为”。

纪录片的拍摄大多要求创作者隐退自身主体性,把话语权交给自然主义和现实主义。而剧情片则可以更为自由地彰显创作者的思辨能力和艺术技巧。徐磊大学时喜欢读西方哲学论著和文学作品,毕业后去了北京一家国企上班又很快辞职,之后所从事的工作编导、摄影师、编剧等都与影视相关。当他回到自己的家乡拍摄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时,之前西方哲学、文学、电影的习得,以及北漂多年带来的身份改变,都有着特别的意义。

在家乡他寻找到了一种适合华北平原的银幕美学。2.35:1的宽画幅将上下的空间切掉,把更多的信息聚焦在人物表演上。“平原的纵向上下没有信息,不像南方有山有水的重庆。”另外,宽画幅可以在一个画面里并置不同的东西,尤其是中国乡镇,是农村与城市多种元素复杂性的叠加,与徐磊想要表达的荒诞感是贴合的。

徐磊既想要张扬自我,实现艺术创作的欲求,又渴望为越来越不可辨认的乡野文明做一次记录。他在北京漂了20xx年,未来的规划是在城里建设家园,不再返乡。然而作为农民的后代,他似乎受到了某种责任感的召唤。“我从来没有觉得农村的消亡是多么坏的一件事,城市是进步的,但那种珍贵的人际关系和乡村文化还是值得大家关注和惋惜的。”他的下一部作品依旧拍摄乡镇题材,是一个类似于“小镇杜月笙”的乡绅故事。“我也很喜欢商业片,但是就像还债一样,先把该拍的拍了,再开开心心地拍其他电影”。

在电影开拍的前一天夜晚,剧组成员们在县城疯狂地寻找消失了一整天的徐磊,最后得知他在老家院子里帮母亲种胡萝卜。与其说是局外人,不如说徐磊是凭着乡土久违的气息引导,在田野渐次荒芜的尽头,意外地找到了归家的路口。

夏洛克 电影 草原


雄璟
2020-07-31

绍兴游记作文4篇

鹏涛
2020-07-28

小学生社会实践活动日记

子赫
2020-07-25

关于安全讲座的听后感:《交通安全讲座》听后感

昊然
2020-07-22

《真善美伴我行》读后感700字

昊辉
2020-07-19

读《当一块石头有了愿望》有感600字

黎昕
2020-07-16

《超级笨蛋》读后感150字

正豪
2020-07-13

我的寒假计划_优秀日记500字

书孝
2020-07-10

关于访问大自然作文350字

睿睿
2020-07-07

《西游记》读后感

铭振
2020-07-01

劳动最光荣演讲稿600字